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行业资讯 > 正文

山东煤炭消费总量下降 2017年规模以上工业煤炭消费量降6.6%

作者:admin来源:兰格钢铁 日期:2018-2-9 15:29:20 人气: 标签:

  连续多年增长之后,山东煤炭消费总量终于迎来下降。

  山东省政府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2017年,山东加快能源结构调整,规模以上工业煤炭消费量下降6.6%,创十多年来年度最大降幅。

  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战略研究和国际合作中心原主任李俊峰2月1日在由山东省科学院承办的第115期泰山科技论坛上表示,山东能源结构改善是一项长期任务,不可能一蹴而就,需要有每年减少1-2个百分点的决心,长期坚持才会有效果,至少需要15-20年的不懈努力。

  减煤压力大

  作为用煤大省及《重点地区煤炭消费减量替代管理暂行办法》重点产煤地区之一,山东近年来减煤压力巨大。

  根据《暂行办法》,山东2017年的煤炭消费总量要比2012年减少2000万吨。但在多数重点地区按时甚至提前超额完成年度减煤任务的同时,山东近年来的煤炭消费量却不降反增,2015年、2016年全省煤炭消费总量分别比2012年增加694万吨和706万吨。环保部于今年1月公布的《中央第三环境保护督察组向山东省反馈督察情况》直指山东省发改委与经信委减煤压钢工作“推进不力”。

  山东煤炭消费量长期位居全国前列。权威数据显示,2015年,山东煤炭消费总量约占全国十分之一,位居全国首位,煤炭在能源消费总量中比重达80%左右,比全国平均水平高15个百分点。

  国家发改委相关负责人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2017年是《暂行办法》的收官之年,但具体各重点地区煤炭消费减量替代完成情况,目前因数据收集还不完整,尚不能下定论。相关结果预计会在今年6月份左右公布。

  记者梳理资料发现,山东2017年38237万吨煤炭消费量相比2012年的40233万吨,基本实现了“减少2000万吨”的目标。

  但李俊峰对记者表示,从严格意义上讲,山东减煤的任务并没有完成,2017年的突击减煤十分仓促,如果从2013年就开始着手减煤,压力就不会那么大。

  山东省科学院科技发展战略研究所副所长周勇认为,近年来山东煤炭消费量不降反升主要与该省产业结构偏重,电解铝、化工和钢铁行业较快发展有关。以煤炭消费大户魏桥集团为例,2013年以来,该集团违规建成45台机组,滨州市始终未采取有效措施制止。由于大量燃煤电站投运,导致煤炭消费量大幅增长。

  行政作用强

  山东前几年虽未实现《暂行办法》设置的年度目标任务,但2017年能达到十多年来最大降幅已实属不易。这其中,政府部门“有形之手”的作用尤为明显。

  为有效推动煤炭消费减量替代,2017年7月底出台的《山东省2017年煤炭消费减量替代工作行动方案》提出,将通过落实重点行业、重点企业压减煤炭消费,实现年内全省净压减煤炭消费量2706万吨以上。

  《方案》一出,舆论哗然。因为山东2017年上半年煤炭消费量未现明显下降。所以,事实上2706万吨的减煤量都压在了下半年。

  彼时,多位业内人士认为,要保证完成2017年任务,行政手段是必然措施。

  事实也的确如此。据山东省政府副秘书长魏华祥介绍,2017年,山东积极争取国家同意采用替代关停办法,用合规低端产能置换留存违规高端产能,全省共关停电解铝产能322.25万吨,超额完成任务。

  除违规电解铝遭政府关停之外,有消息称,山东境内的数台超临界、超超临界燃煤发电机组也在2017年底因减煤指标而被迫停机。

  相关数据也印证了这一消息。根据山东省政府发布的数据,2017年,该省规模以上工业发电增速为-4.5%,电力消费连续5个月下降。

  在全国用电量增长3%以上情况下,山东从2017年8月开始用电量下降,从侧面反映出山东在环保整治、保煤耗下降达标以及关停措施方面,远严于全国平均水平。

  而过度依靠行政的减煤措施也让用煤企业“不知所措”。

  知情人士透露,2017年上年,“2+26”山东某通道城市原本用燃煤锅炉的一家毛纺厂用两个月时间换成达到超低排放标准的煤粉锅炉,准备生产之时又被告知需换成天然气锅炉。四个月更换完成之后,部分工人已另谋出路。而到了冬季,因天然气荒,企业用气又被限制以保民用。因环保、减煤一系列“折腾”导致的损失,只能企业自己承担。

  记者了解到,山东相关政府部门已意识到2017年末未完成减煤指标而过多采用行政措施的现象,将在未来规划中尽量避免这一问题。

  减煤与经济发展不可偏废

  但是,对于煤炭依赖较强的山东来说,如何在减煤同时避免“伤及”经济、社会发展是亟需解决的问题。因为电解铝、化工、钢铁等行业的较快发展在导致煤炭消费居高不下的同时,也形成了庞大的产业集群、贷款规模和就业人数,是区域性经济发展主要贡献者、发展动能和优势所在。

  如魏桥集团在滨州市形成了纺织、铝电两大产业集群,下设企业2000多家,综合年产值5000多亿元,解决就业近30万人,为滨州市直接贡献了半数以上的生产总值,2000亿元的信贷规模占到了当地金融机构信贷总规模的半数以上。

  国家层面的支持政策或许可以为山东解决这一问题带来契机。国家发改委近日印发了《山东新旧动能转换综合试验区建设总体方案》,新旧动能转换期,给山东能源结构调整也带来机遇。

  但是,减少煤炭用量是否会增加用能成本?对此,李俊峰表示,清洁低碳安全高效是能源发展的大趋势,企业必须适应这种变化,不能指望以消费低成本且高污染的能源来维持竞争力。至于农村地区能否负担天然气等清洁能源,是城乡协同发展必须解决的问题,农村不应是能源清洁化的死角。

  周勇则表示,山东在减煤控煤、新旧动能转换过程中,一方面要避免对旧动能采取急刹车可能给经济发展、就业及金融带来的风险,另一方面必须头脑清醒、目标清晰地向着新旧动能转换方向努力,要避免没有新动能或新动能发展很不充分的情况下,对旧动能简单压制,造成经济失速、社会失衡。

  而对于减煤过程中“留下来”的煤炭,山东省政府节能办副处长高峰表示,煤炭在国民经济中仍有举足轻重地位,减煤应是减少高硫煤、劣质煤,使用清洁煤,而且有效地把它“吃干榨净”。

  李俊峰则认为,煤炭最好作为能源利用的原料,合成市场需要的一些产品使用,必须实现清洁化,进而实现低碳化。“从这个意义上讲,清洁化和低碳化是煤炭作为能源的唯一出路,否则就没有未来的市场。”李俊峰坦言。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0
0
0
0
0
0
0
0
本文网址:
下一篇:没有资料
鲁公网安备 37030402000705号